花房集团拟上市不当时

近期,港交所文件显示花房集团正式递交招股说明书,拟谋求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募集的资金将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及服务、市场推广、技术研发、并购投资等。

移动端泛娱乐直播平台花椒直播和PC端的六间房是花房集团最为人所熟知的两个产品,除此之外花房集团还拥有海外视频社交网络产品HOLLA及Monkey等。

作为“千播大战”后的幸存者,花房集团如今才上市似乎不是个很好的选择,行业的近况证明了这一点。YY直播36亿“卖身”百度又起波折,先后登陆美股的虎牙(HUYA)、斗鱼(DOYU)股价屡创新低,在港股上市的映客(股价不到2港元,市值相比巅峰缩水了7成。

传统直播平台增量难寻,资本也在其身上看不到新价值,花房集团在此时选择上市,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都知道传统直播平台的最佳上市时机已经错过,但现在不上市,未来的情况可能更坏。”长期观察互联网行业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短视频的兴起让直播行业风口不再,与此同时直播行业在技术和内容上并没有较深的护城河,短视频平台和电商进入直播领域也挤压了传统直播平台的生存空间。”

直播行业红利消退是不争的事实,艾媒研究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0年,中国娱乐直播市场收益规模的复合增长率为 48.7%。2020年至2026年,复合增长率降为18.9%,增速的放缓十分明显。

这一背景下,花房集团此时上市至少还有看起来“拿的出手”的业绩,招股书显示,2018至2020年三年间,花房集团的营收分别为19.93亿元、28.3亿元、36.83亿元,经调整利润分别为1.58亿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ywinechina.com/,LPL2.1亿元和3.67亿元;今年前8个月,其营收为29.6亿元,经调整利润2.6亿元。

与一些传统直播平台“流血上市”不同,花房集团在现阶段至少具有自我造血的功能,但造血的能力一般。横向比较下,去年泛娱乐映客直播营收为49.5亿元,游戏直播平台斗鱼和虎牙的营收均达百亿元左右,花房集团的成绩并不能挤进行业头部。

其收入构成也十分单一,2018年至2021年前8个月,花房集团直播收入分别占其总收入的99.2%,99.6%,99.6%,97.5%。换言之,用户打赏占据了花房集团营收的九成以上。在直播服务版块中,花椒贡献了逾七成营收,也就是说,花房集团的主要营收依赖直播业务,而直播业务又依赖花椒直播。

但花椒直播月活也不及当年,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1年前八个月,花椒直播月活分别为4100万、2360万、2720万、2950万。

实际上,传统直播平台的月活数也大多维持在2000万至3000万这一区间,艾媒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虎牙(HUYA)直播月活为2789.29万,YY为2526.21万,斗鱼(DOYU)直播为2219.97万,映客(03700.HK)直播最少,为1098.64万。整个行业如此,花椒直播月活在未来也难有大的提升。

“打赏付费一直以来都是直播平台的主要营收方式,但在其他平台探索广告业务、游戏联运业务、社交等多元化布局时,花房集团仍守着用户打赏这一单一收入来源,对其未来的估值和发展都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前述观察人士表示。

直播只是一种形式,而并非产品,对于花椒而言,其真正的产品是平台上的主播和相应直播内容,但在这一方面,花椒屡屡被整改或罚款。

鳌头财经统计发现,花椒直播在发展过程中多次因涉黄被有关机构约谈、查处。2017年4月北京网信办约谈花椒直播,依法查处网站涉嫌违规提供涉黄内容并责令整改;2018 年 4 月,花椒、斗鱼、虎牙等再度被文化和旅游部重点排查。天眼查数据显示,近两年花椒直播与六间房一共被行政处罚过6次,究其原因均为涉黄。

去年6月和今年9月,六间房分别被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罚款1万元,处罚事由均为内容违规;今年2月,因“花椒网”注册主播的直播中, 进行跳舞类的网络表演过程中含有性暗示内容,危害社会公德。花椒直播又被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罚款1万元。

对于其屡犯屡罚的行为,花房集团在招股书中也表示,“用户及主播的不当行为及不当内容,可能会对其品牌形象、业务及经营业绩有不利影响。花房集团可能须就在其平台或网页展示、获取、链接的或向其用户传播的信息或内容承担责任。”

尽管多次因主播违规被罚款,但花房集团仍承担着较高的主播成本,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今年前8个月,其主播成本就占各期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4.6%、67.8%、66.4%、66.1%。虽然成本比例有所下滑,但每年仍然占比高至六成以上。高昂的主播成本无疑挤压着花房集团的利润空间。

更为严峻的是,传统直播行业的外部环境也每况愈下,在资本层面,早于花房集团上市的传统直播平台股价纷纷探底,其中斗鱼股价连创新低,今年以来跌幅多达70%;映客股价徘徊在1.5港元左右,30亿港元的当前市值距其高点缩水七成;陌陌(MOMO)也好不到哪去,其股价相较于历史高点也跌去了近七成。

在市场环境层面,各类其他产品对直播的横向切入也在挤压着传统直播行业的生存空间。“互联网巨头们更把直播看成一种吸引流量,增加用户粘性的手段,并不依靠直播直接创造营收,而传统直播平台在用户打赏外始终未能找到其他主要营收手段,用户粘性的缺乏和直播内容同质化的问题也一直制约着行业发展,不少平台都在直播之外寻找新增长曲线。”互联网行业分析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

在未来发展上,斗鱼、虎牙还能依托游戏与电竞,映客、陌陌的手中还有社交这张牌,而即将上市的花房集团手中还有什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