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本高水准架空历史小说每一本都是高水平不停的看都超值的

简介:消瘦冷峻的脸庞 配上刻薄的嘴唇 祂凛然雄踞于至高的王座之上 紫色的暗阳穿过祂的身躯,那阴影之下,就是人间绝对的真理 …

入坑指南:卡萨诺骑士是西博家族的家族武士长,他已经为利古里亚共和国第一家族效力了超过二十年。尽管近年来几次忠实地作为外交护卫完成了主人交付的联络法国的任务,从他内心来说对老西博说的关于遏制哈布斯堡家族过于强大力量,而支持法国佬以维持权力平衡的行为是很痛苦的。这位出生于那不勒斯王国巴里城的老兵,曾参加过1494年巴里围城,1499年利古里亚围城战。对于上个世纪最后几年查理八世对意大利的做出暴行依然如昨日一般记忆犹新,1494年作为临时征集的城市民兵他根本没参加战斗就跟着队长一起成了法国佬的俘虏,他的姐姐,姐夫都死在巴里破城后的混乱中,法国佬残忍地杀死敢于反抗的姐夫,然后折磨,强奸了她的姐姐好几个小时,被打断了几处骨头的姐姐没有撑过这场灾难,最终伤势恶化而死。虽然老母亲用姐姐姐夫的遗产和大半生的积蓄把卡萨诺从法国佬的战俘营中赎了出来,但是卡萨诺永远也忘不了那场葬礼,葬礼上姐姐哪怕化妆后依然痛苦的脸庞,二十年来不知多少进入他的梦境。吻别姐姐后,立下要与侵略者战斗到底的誓言,年轻的民兵离开了残破的故乡,作为一个意大利佣兵,继续辗转效力于法国佬的敌人。甚至于那不勒斯的瘟疫也没有阻止他作为那不勒斯复**中一名英勇军人,参与了光复那不勒斯城之战,并凭借着这份功劳受封为一名堂堂骑士,有了数个庄园的领地,然而被法国人蹂躏又遭到瘟疫折磨得那不勒斯,即使成为骑士也不能就此过上安逸的生活,为了寻找建设领地的财富也为了永远与法国人战斗的誓言,他作为那不勒斯王国的援兵,返回北意大利继续同查理八世的继承人路易十二,也就是当今法国国王的父亲作战。在1499年他再次不幸地被法国佬包围在利古里亚城,利古里亚共和国的贵族们在见识了大陆十大“镇国”法师之一的老谈舒尔设计制造的猛犸式攻城魔像的威力之后,立刻放弃了抵抗,作为利古里亚共和国不再反抗的承诺的一部分,卡萨诺又一次进了法国佬的战俘营。这一次,因为曾经违背决不再与法国作对的释放协议,虽然多年征战攒下了一笔不小的卖命钱,老母亲也无法把他救出来了。历尽千辛万苦重建起来的那不勒斯王国也被法国西班牙瓜分,虽然法西两国之间几乎立刻就因为分赃问题发生了战争,但是两个强盗的斗争对于流尽鲜血的原主人已经没有帮助了,最后一代那不勒斯国王,曾经的“光复王”费兰蒂诺心碎力尽最终投降了法国佬,几次被大军席卷的那不勒斯再也没有力量反抗新的征服者了。直到法国佬被西班牙人赶出意大利,卡萨诺才在西博家族的帮助下爬出了矿山,在此期间老母亲死在忧虑恐惧之中孤独地死去了,他的领地也已经落在西班牙人手中。老西博用利古里亚共和国所属的一个小村子和外加六百塔勒的年金,留下了这个当时已经无家可归的11级武士。曾经年轻的民兵,依靠着千百次生死战斗,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已经历练成了了不起的武士。

简介:武者纵横疆场,文者运筹帷幄。 你有长枪大戟,我有舌刀笔剑。 你能覆军杀将,我会抄诗拽文。 一代文魁耀天下,建安七子我…

入坑指南:是勋撞见的这伙儿黄巾贼一共六个人,五个步战,一名骑士,不到半顿饭的功夫就干翻了二十多号对手。营陵县公子哥儿这方,死了一大半儿(包括几个重伤的被补了刀),光剩下是勋兄弟、王忠王子纯、沈元沈道初、郑益郑益恩和一名奴仆了,被搜过身后,拿麻绳捆成了一串儿。黄巾这方是无一阵亡,只有一人被是勋射伤大腿、一人同样被他射伤了肩膀,还有一个被名家奴空手揍成了熊猫眼。本来家奴们应该有一定战力的,但他们只是来帮忙主子赶野物,一半人手里只有棒子,另一半两手空空,所以也陆续都被放翻。身手最强、下手也最狠的,便是擒获了是勋的那名骑士,公子哥儿这方小一半儿是被他杀的,此外还活擒了三个。这时候骑在马上,那真是满面喜色,得意非凡。身为阶下囚的是勋瞧得清楚,这家伙果然是个女人,而且竟然……瞧面相大概十三四岁,瞧身量可能才十岁出头,勉强一米三,细胳膊细腿,全身上下各处全都小巧玲珑……不对,是勋大着胆子瞄了一眼对方的胸部,衣衫扎得紧,竟然显出了两个小小的突起――啊呀,已经开始发育啦,这要等发育完全,是大是小,此刻不宜妄下结论啊。啊我呸!这都死到临头了,老子竟然还有这份儿闲心,去目测女土匪的胸部大小吗?转念又一想,反正死到临头了,此时再不yy要更待何时?公子哥儿这一行人的坐骑,跑散了一半儿,剩下的全被黄巾贼给收拢起来了,当下他们全体上马,手牵着一长串儿的俘虏就朝东方行去。走着走着,地势逐渐增高――是勋听说营陵县东面有座复甑山,难道还有大伙贼人躲在山里头吗?前后瞧瞧,同伴们全都垂头丧气,走得是一瘸一拐。其中郑益的情况要好一点儿,大概是大儒老爹的家教比较严格吧,虽在难中,不失其士人之气节也。情况最差的是沈元,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这哀告求饶的话就从没停过。

简介:宰者宰相,执者执政。上辅君王,下安黎庶,群臣避道,礼绝百僚,是为宰相。佐政事,定国策,副署诏令,为宰相之亚,是为执政。因为一…

入坑指南:三更时分,万籁俱寂,而书房中仍燃着幽幽烛火。陈举犹未入眠,正与刘显隔案对坐。桌上摆着的两盏尤冒着滚滚热气的紫苏和气饮,清淡悠然的香药味随着蒸汽弥散在书房中。宋人喜饮茶,更喜欢名为饮子的药汤。陈举便最喜的便是在入夜后,喝上一盏浓浓的紫苏饮,视天候的变化增减汤中的辅料,用以滋补养身,近五十的年纪,还能有着一头黑发,也都是日常调养得宜之故。“都安排好了?”陈举郑重其事的问着刘显,慈眉善目的一张脸透着阴狠。上一次他这般谨慎计龗划,是六年前要对付一个进士出身的主簿,再上一次,则是十一年前的成纪知县,如今他要害的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穷措大,但陈举的表情,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却比对上两个进士还要紧张三分。“押司放心!今次让薛廿八和董超跟着韩三去。他们两个都是武艺高强,又对押司你忠心耿耿。一路两百里,总能找到机会料理了他。”说罢,刘显谦卑的看着陈举,“不知押司意下如何?”陈举举着碗喝了一口滚热的紫苏饮,挑起眼问道:“没了?”刘显楞了一下,小声问道:“……难道押司觉得薛廿八和董超两人对付不了韩三?”“对付韩三?”陈举带着疑问的口气慢慢说着。脸色猛然突变,甩手用力一砸,哐当一声,紫苏饮在空中泼洒开,天青色的薄胎瓷碗在地上碎成了千百片,刘显从椅上被吓得跳了起来。“你还敢小瞧韩冈?!”陈举眉头缠绕一股子戾气,指着刘显的鼻子厉声骂道:“看看你前面支的招,那猴崽子上当了没有?!他比鬼都精!两人顶个屁用,他能让王五、王九帮他杀刘三,难道就不能收服薛廿八和董超?!”刘显被骂得抬不起头来。今天白天让陈举跟韩冈示好,就是他这个狗腿军师出的主意。只要韩冈敢为自己申诉,少不了被打上十几记杀威棒。以刚病愈的那个痨病鬼的身子骨,三五棒也就死了。能把韩冈打死在县衙中,日后谁还敢捋陈押司的虎须?没想到韩冈却一口应承了下来,什么伎俩都没用了,总不能这样还打,韩措大也是有后台的。陈举骂了半天才停,厌憎看着百无一用的户曹书办,也不指望他的主意了,道:“末星部那里派人去知会一声,让他们动手。韩冈这一队才三十多人,末星部应该能对付得了。”刘显有些迟疑:“拦道劫路……末星部怕是不敢动官中的财货!”“那他们今年冬天就给我冻着。一滴酒、一匹布、一两棉花都别想从我这里买到!”陈举赚钱可不仅仅靠着鱼肉乡里,他家的商号暗地里掌控了好几家蕃部的交易权,这才是他随随便便就能拿出几万贯的主因。他冷哼了一声:“前年他们能做下,今年难道就不能做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